FANDOM


「王者之路」台灣霹靂布袋戲裡的一個組織及武功招式,由參加秋水宴的十一名劍客組成,全都是當代劍界翹楚,王者之路的十一招劍法曾經在武林之中引起四飛天及汗青篇等反派的爭奪,加上鎖定王者之路劍客為敵手的大汗帝國刀者,一度引領中原武林動亂風向球。


背景編輯

王者之路起源於秋水先生舞造論為宴請天下用劍者而召開的秋水宴,舞造論於宴中收錄各家劍術之集成,編寫成一本名為王者之路的劍譜,封面寫著:王者之路,劍之精也,九九絕學,十一為宗。內有八十一家不傳之祕,其中十一式劍法更是罕世絕學,留下這十一招的劍客便合稱為王者之路,由於十一名劍客各有背景,因此王者之路只能算是一種榮譽,而非嚴謹的組織。

劍招編輯

王者之路上的十一招劍法並無強弱之分,若依破綻多寡來排名,前五名的劍法分別是秋末悲歌、廬山不動一劍痕、慾望之海、日月同天、心劍。而舞造論編成劍譜後發覺這十一招劍法有若干共通處,可以串聯成更上一層樓的劍式,但他苦思多年卻無成果。

直到舞造論發瘋後才於對上掠食者時以隨心所欲、日月同天、無怨無尤、搏命四式連貫將他打敗。最後王者之路是神童小還真學成後,才由他悟出如何串聯。根據四飛天轉述小還真的說法,秋末悲歌這招因為需要特別的寶劍配合,所以必須捨棄,最多是十式連貫。

但後來小還真與舞造論談起連貫順序時,又表示出日月同天、隨心所欲、摶命、忘棄紅塵、天堂之翼、慾望之海、秋末悲歌、心劍、瀝血肝膽、廬山不動一劍痕、無怨無尤這套順序,並未捨棄秋末悲歌。

留招與換招編輯

王者之路上的十一名劍客除了留下自己的成名絕技,也在宴中經由舞造論中介換去另一招名列王者之路的劍法。

劍客 留招 換招
秋末悲歌 秋末悲歌 廬山不動一劍痕
雲廬劍僧  廬山不動一劍痕 未換
無相  慾望之海 日月同天
沉世老叟  日月同天 隨心所欲
無形  心劍 未換
掠食者  搏命 未換
舞造論  隨心所欲 十一招全有
銀座飆手 天堂之翼 未換
渡鶴影  無怨無尤 慾望之海
落煙霞  忘棄紅塵 心劍
求心  瀝血肝膽 無怨無尤

部分招式特性編輯

  • 1.秋末悲歌一招的特色在於出招時釋斷離會先縱身騰空,打開斗大的龍筋戰衣,寶劍出鞘瞬間紅光大作,劍身摩擦劍鞘發出至悲至哀的輓歌,影響對手心神意志,釋斷離再趁隙出劍擊殺敵手,或改用斷離刃近身刺擊。
  • 2.雲廬劍僧的廬山不動一劍痕與巨臣劍搭配使出,會形成無數劍身排成一列飛射向敵手,氣勢之迅猛讓人避無可避,曾破去無相的慾望之海。
  • 3.無相的「慾望之海」會在天空形成偌大劍氣漩渦,將敵人吸入絞殺,出招者的慾望越重,劍勢越恢弘,但修練時相當凶險,稍有不慎便會走火入魔。
  • 4.掠食者的「搏命」需搭配寬厚的劍才能充分發揮威力,與尋常武功不同,並無章法可循,是一種與大自然搏鬥所產生出來的戰技,似動似靜、似現似隱,不易捉摸。
  • 5.沉世老叟的「日月同天」施展時會形成日月齊亮天際的異象,凡是練過「日月同天」的人,在手上太陰經脈與太陽經脈交接處會浮現紫氣。
  • 6.銀座飆手的「天堂之翼」乃是由刀法、血滴子招式改變而來劍法。
  • 7.無形的「心劍」可於千里之外出招,憑心操控克敵致勝,發揮出人未到、劍已到的境界,但隨心所欲、秋末悲歌、慾望之海、無怨無尤四招聯合可破心劍。。

成員編輯

秋末悲歌編輯

秋末悲歌釋斷離,本名舒穆翰,乃大汗帝國舒海一派的遺孤,由於舒海荒淫無道,被赫丹王所滅。遺臣屍老運千古為逃避敵人的耳目,讓其師傅指導舒沐翰學劍,並以國寶斷離刃為其化名。秋末悲歌劍法大成後,憑高超劍法和一把能迷惑人心的魔劍及刀槍不入的龍筋戰衣名動一時,自稱秋末悲歌一招為人間至美的輓歌,亦被舞造論王者之路十一式之首,初登場即應汗青篇邀請斬殺素還真之師八趾麒麟
時值大汗帝國對王者之路留招者展開逼殺,秋末悲歌依然我行我素,甚至替銀座飆手討回兵刃血滴子,再將他刺殺,因而被舞造論批評有高超劍術卻無相應人品。後來秋末悲歌又殺除大汗另一名殺手邊歲寒。但秋末悲歌身懷大汗寶甲剋星斷離刃一事就此曝光,為試探其能,大汗帝國相繼派出九環刀關氏兄弟、聽音刀等戰將逼殺挑戰,尤其劍上魔音正被沒有聽覺的聽音刀所剋,而讓大汗帝國逐漸洞悉秋末悲歌招式中的秘密,偏偏在殺死邊歲寒時,秋末悲歌丟失了斷離刃,使他的處境更加危險,先是無法戰勝赫瑤,隨後又讓遮那法王看出施展秋末悲歌時瞬間會打開斗蓬的破綻,命令弓箭手將他射傷,所幸傲笑紅塵同時找上大汗為渡鶴影報仇,方逃過一劫。。
此戰過後,秋末悲歌才從其師口中得知國仇家恨,直到心病被神醫晏定邦點破後,加上四飛天已遠離大汗,秋末悲歌方重回大汗新任汗王呼律奇自願退位,使秋末悲歌順利重掌大汗帝國王位。可惜爾後四飛天中的聖法因在中原受挫,亦再入大汗把秋末悲歌擊敗下獄,從此下落不明。

雲廬劍僧編輯

雲廬劍僧,百年前曾代表佛界出戰魔界斬海的劍僧,真正身份乃耶摩天高僧摩訶臺為以「匯靈卷」化出巨臣劍劍靈,雖於天海斬下斬海首級,其屍體則跌落於身不見底的天海之中;不料斬海卻未死亡,雲廬劍僧只好將首級帶回放入至寶佛手矸意圖加以煉化。實際上,雲廬劍僧的成功,乃是其師摩訶臺在戰前手中化運功力加持巨臣劍之故,所以雲盧劍僧爭取佛界領導地位時不受認同,一怒之下出走佛門,並在臨行前憤怒地斬下摩訶臺頭顱,從此雲遊五嶽修行,於此時參與秋水宴,留下自創劍法廬山不動一劍痕,被舞造論排為王者之路破綻第二少的劍招,僅在秋末悲歌之下。
由於無相意欲利用雲廬劍僧牽制素還真,以日月同天屠殺靜念禪寺,引得雲廬劍僧再入江湖,且因目睹無相逼殺舞造論,出手破去對方的慾望之海。隨後又捲入大汗帝國對秋水宴成員的逼殺,雲廬劍僧雖然戰勝大汗派出的殺手邊歲寒,但其後斬海復出,才發現當年師尊摩訶臺乃是自願受死,好與斬海身首互換,加以煉化其魔體。操控斬海軀體的摩訶臺被迫在至陽之時離開天海好借天時地利煉化斬海魔身,雲廬劍僧亦回轉嵩山替師尊護法,可惜終究不敵斬海,摩訶臺圓寂前將畢生功力灌注於岱宗岩傳予創世者,戰後雲廬劍僧打算二度誅魔,但少了摩訶臺的功力加持,廬山不動一劍痕完全無法傷及斬海。
爾後,素還真與莫召奴應對東瀛五大武士的挑戰時,因有意願延請斬海參戰,所以放棄讓雲廬劍僧加入,使他頗為心灰意冷,後於靜思時忽然發現摩訶臺所留下的偈語:「雲藏修慧心,廬山一別行,劍揮三途苦,僧證隱和平。」並因巨臣劍映出自己的身影,意外發現自身實為劍靈所化,了解摩訶臺最後的計畫是讓雲廬劍僧與創世者合一恢復成一頁書。雲廬劍僧本來無法接受此一安排,只打算和創世者培養默契加強聯手攻擊之威,可惜依然不足與斬海及四飛天等強敵抗衡,最終接受天命,與巨臣劍人劍合一,融入創世者體內,兩者合一回復成百世經綸一頁書

無相編輯

無相乃王者之路中慾望之海的留招者,當初留招時覆臉遮容不露真貌,故舞造論以「無相」為代號,其真實身份是汗清篇的帥輕皇,曾在素還真為報殺子之仇攻入汗青篇時以慾望之海破解素還真的日月同天,後來更用從沉世老叟處換來的日月同天炮製靜念禪寺等三教血案,不僅奪取素還真的三教金身進行威脅,也間接引誘雲廬劍僧出面針對素還真,暗中培植左非授與慾望之海劍招假冒身分,使無相跟帥輕皇兩個身份可以靈活變化。
在舞造論被掠食者打敗放逐後,帥輕皇以無相的身份伺機運籌奪取王者之路,曾搧動秋水宴劍者出面向舞造論強索滄海劍理、鉅鑄錄兩書,並讓磊公探查瘋癲的舞造論意識。最後反遭素還真用謀將了一軍,恢復意識的舞造論假作痴傻用王者之路的劍譜把無相引入陷阱,聯合素還真、龍眼佛、莫召奴一舉將他擒下,龍眼佛更廢去其一身功力,但左非冒充的假無相適時頂替,使素還真等人要指證無相為帥輕皇的舉動徒勞無功。
儘管帥輕皇被汗青篇救回,卻被棄若敝屣,無奈下帥輕皇投靠大汗,為赫沙出謀劃策,封為六藝授業官,並拜師四飛天習得野性刀法,功力更甚從前,一舉斬殺取代自己無相身份的左非洩恨,但不久後挑戰莫召奴失敗,又遭逢劍魔傲神州,帥輕皇不敵劍魔被擒,被迫帶劍魔往見四飛天,結果在劍魔與聖定交手時,誤中聖定一掌而筋骨重創,被四飛天認為無用殺之。

沉世老叟編輯

沉世老叟乃王者之路中日月同天的留招者,收有三名調皮搗蛋的小徒弟,並且還依照日月星三才子的名號命名,尤其常拿小還真沒轍。因為小還真去找素還真比試後被重傷,而且素還真不知為何習有獨門劍招日月同天而找上琉璃仙境,雖被素還真說服按下此事,但也在山道的比試上重挫劍君十二恨,自稱畢生只學三招絕式。後證明一切乃是汗青篇的陰謀後,協助素還真莫召奴等人對付無相,時值大汗帝國對王者之路留招者展開逼殺,掠食者因殺了朱唇香衣落煙霞,因此帝王坪一戰中沉世老叟便與其夫寒潭冷月渡鶴影聯手圍剿將他擊退,殺得他重傷逃進叢林,被小還真用計殺除。
後來銀座飆手殺上洗雲驛,渡鶴影被血滴子斷首取命,沉世老叟命危之際被素還真舞造論所救,本欲前往心築情巢暫避風頭,所幸舞造論來到,兩人聯手奪去銀座飆手的血滴子,將他逼退。在魔界武神斬海現世後,欲前往殺創世狂人時,出手相助。為奪小還真手裡的王者之路串連之法,四飛天捉來沉世老叟,迫他寫信招來小還真,但他為保徒弟性命,在信留下玄機,經莫召奴解讀後,看出沉世老叟阻止小還真赴約的真意,阻止小還真前去,造成沉世老叟因此被四飛天所殺。

無形編輯

無形,王者之路中心劍的留招者,雖然舞造論稱此心劍與葉小釵的心劍是同樣境界,但實際使用時卻反而類似葉小釵另一招心靈劍術。當年在秋水宴評比時,無形只有出聲表示自己所施展的功夫是「心劍」,且發揮出人未到、劍已到的威能,所以舞造論以「無形」作為留招者的代號,據舞造論所言隨心所欲、秋末悲歌、慾望之海、無怨無尤聯合起來可以破解心劍。
而無形的真正身份就是由東瀛來到中原的莫召奴,後於帝王坪一戰中,莫召奴曾施展心劍相助舞造論對抗銀座飆手,事後面對舞造論的追問,莫召奴雖不願正面承認,但也未否認舞造論的推測。

掠食者編輯

掠食者,王者之路中搏命的留招者,外表乃是茹毛飲血、身披獸皮的野人,擅長叢林戰,由於當年在金刀會、秋水宴上受到一眾劍客刀者恥笑,憤而挑戰為首的舞造論寒天放,卻被二人聯手所敗,流放於邊疆關外數十年,直到被大汗帝國網羅並練成野性之刀後,方回轉中原,並收買刀劍兩盟的僕從絕離子、義海士殺害寒天放之女,嫁禍舞造論獨子無不愛
事後,舞造論與寒天放在永別林決戰掠食者,卻雙雙落敗,反被掠食者放逐到邊疆。而掠食者又抓去舞造論之子無不愛加以折磨,並關在一處叢林裡,然後詐稱無不愛已死,趁舞造論心急寒天放生死之際,故意到他面前加以刺激,使舞造論發瘋。後來又盯著舞造論的行蹤,在無相出手逼殺舞造論時,亦隨後斬殺舞造論與寒天放的三名忠僕,同時打算用舞造論再入中原違反承諾為由將他殺之,不料反遭舞造論使出王者之路四招連貫打敗。
後來沉世老叟在帝王坪召開王者之路劍者的會議,掠食者也前往參加,事後遇上同為大汗帝國麾下的銀座飆手,被賦予殺死王者之路中人的任務,首當其衝便斬殺了在會議中不滿自己對舞造論處置的求心,隨後又挑上落煙霞,雖成功殺死落煙霞,卻被她與渡鶴影聯手的同心劍重創。後來在第二次帝王坪會議的混戰中,有傷在身的掠食者不敵渡鶴影及沉世老叟聯手,被打成重傷,逃入叢林躲避,遇上要為母報仇的小還真小無慾,中計被殺。
但掠食者命不該絕,被斬落的首級意外合上聖僧摩訶台的肉身,重新得到第二次生命,且功力更勝以往,令沉世老叟大吃一驚,掠食者更對大汗使者表明反叛,引來先前的主子赫沙逼殺,不意反被已經超出過往的掠食者打敗,正當掠食者要取他性命時,大汗國師十念僧及時出手,雖打敗掠食者,卻破不了他的聖體,只好暫時離開。
掠食者後來又在赫丹王跟屍老運千古決鬥時出手暗算,刺傷了赫丹王,並殺死意圖保護赫丹王的屍老運千古,但因為傲笑紅塵的介入,終無法得逞。而繼任汗王的赫沙因懼怕掠食者找自己麻煩,請求四飛天指點,花費重金請出易利金去刺殺掠食者,但易利金不是對手,被掠食者以叢林戰擊殺,事後具四飛天所言,掠食者聖體的剋星其實是無情絲
不過在無情絲與赫瑤落入叢林迷途被掠食者盯上時,無情絲完全不是掠食者的對手,被他斬首身亡,甚至掠食者為玩弄赫瑤,還裝扮女裝,用無情絲的頭顱細聲說話,使赫瑤嚇得肝膽俱裂,而掠食者還殘忍地扒下赫瑤的臉皮,給她換上另一張醜陋的臉孔。
事後,掠食者故意放赫瑤逃出生天,讓她投奔心築情巢想看她的笑話,不料莫召奴得知此事後火冒三丈,遂約同素還真舞造論,在心築情巢佈下埋伏,順利擒抓住掠食者,素還真將他交給秦假仙拷問無不愛的下落,但他堅持不肯說,而已經自行逃出桎梏的無不愛從秦假仙手裡帶走掠食者,將他千刀萬剮殺害。

舞造論編輯

舞造論,秋水宴創辦人,曾創出享譽江湖的解脫劍訣,畢生鑽研劍理且不定時召開秋水宴,廣邀劍界名人參與,綜合百家之長,窮畢生之力撰寫「王者之路」、「鉅鑄錄」、「滄海劍理」寫三本劍法名著,其中專述劍招的「王者之路」更是當時各家欲奪的至寶。
由於當年與寒天放聯手放逐掠食者,引來掠食者的報復,不僅收買刀劍兩盟的僕從殺害寒天放之女,嫁禍舞造論獨子無不愛,更將無不愛關押在山洞。為此,舞造論與寒天放再度聯手對上掠食者,卻不敵他新練成的野性之刀,淪落被放逐的命運。但舞造論卻頗能想開,把三本著作交給莫召奴委他代傳劍藝給無不愛,並且幫助葉小釵打造出告心雙利。
無奈王者之路引起的動亂太大,寒天放因此被秋末悲歌所殺,舞造論眼見拜弟身亡,痛心而瘋,並在面對掠食者二度追殺時,意外使出王者之路四招連貫把他打敗。後來汗青篇派出磊公探測其意識以求王者之路劍法時,意外治癒舞造論的瘋病,但舞造論仍然佯瘋偽痴躲避野心家的算計,並與素還真、莫召奴及龍眼佛結拜,合作擒下化身無相的野心家帥輕皇
因為舞造論與素還真等人有結義之情,一度共抗汗青編與魔界武神斬海等強敵,同時應對大汗帝國對王者之路劍客的逼殺,兩度迎戰銀座飆手,且與素還真等人聯手制服窮凶極惡的掠食者,後與東瀛五大武士對戰中敗給赤鬼而灰心喪志,意圖投江自盡。被封印江中的刀魔星野殘紅所救,為其探查四飛天之事與不透漏恩人身分而再出武林。
後來四魔皇亂世,以水火風疫四種災禍為禍百姓,舞造論在素還真由天魔處得知刀魔為四人剋星後,義無反顧道出其行蹤,並親身去找尋星野殘紅幫手,因為違反承諾,自願讓星野殘紅斬殺。

渡鶴影編輯

渡鶴影,號稱「寒潭冷月」,本居於高唐醉夢鄉,和妻子落煙霞曾一同參與舞造論舉辦的秋水宴,於會中提出劍氣醫病的理論,後在王者之路上留下成名招式無怨無尤,換得無相所留的慾望之海。在修練慾望之海時走火入魔,誤殺獨子,因而被妻子落煙霞責難,導致夫妻反目成仇的下場,加上身負修練慾望之海所留下的隱患,自責之下遂遁入冰河雪原,自外人群,終日愁眉不展。偶然間以治病之劍治癒了傲笑紅塵的傷勢,渡鶴影化名為「凋」與傲笑結交為友,並將畢生所學盡傳於他,直到莫召奴受落煙霞指點來尋時,來被指認真實身份。
傲笑紅塵學成治病之劍時,也憑此醫治了渡鶴影身上的痼疾,渡鶴影本欲往高唐醉夢鄉和落煙霞重會,不料行到半途便遇到前來追殺的掠食者,和落煙霞雙劍合璧以同心劍將之重創,但落煙霞也身中掠食者一劍而不治。時值大汗帝國對王者之路留招者展開逼殺,銀座飆手奉命殺上洗雲驛,渡鶴影和沉世老叟聯手抗敵,慘遭血滴子斷首取命。

落煙霞編輯

落煙霞,號稱「朱唇香衣」,居於高唐醉夢鄉,和丈夫渡鶴影曾一同參與舞造論舉辦的秋水宴,在王者之路上留下成名招式忘棄紅塵(傲笑紅塵練同招,原由不可考),換得無形所留的心劍。由於渡鶴影修練慾望之海時走火入魔,誤殺兩人的獨子,因而被妻子落煙霞責難,家園一夕夢碎,從此落煙霞心性大變,不再相信世間男子,奉行女性平等主義,但心裡還是期盼丈夫渡鶴影回頭。
莫召奴為找尋醫治素還真毒患方式而前往高唐醉夢鄉時遇見落煙霞,原先落煙霞為難莫召奴要他娶自己的婢女為妻才肯告知渡鶴影的情況,最後是小還真出面詐稱莫召奴是女扮男裝,方替其解圍,因為喜歡小還真跟小無慾的天真機靈,因而落煙霞就收他們為義子,後來沉世老叟來送帝王坪聚會的請帖時,也是小還真替師傅斡旋。
時值大汗帝國對王者之路留招者展開逼殺,掠食者殺上高唐醉夢鄉,落煙霞不敵而逃,正好被傲笑紅塵治好傷勢的渡鶴影亦欲往高唐醉夢鄉和落煙霞,兩人幾經錯過方重會,不料同時遇到前來追殺的掠食者,落煙霞和渡鶴影雙劍合璧以同心劍將之重創,但落煙霞也身中掠食者一劍而不治。

銀座飆手編輯

銀座飆手,大汗帝國冷血武將,屬於赫沙一派 ,以血滴子為趁手兵刃,殺人斷首於瞬間,當年為查探中原劍者實力,改裝成劍客加入秋水宴,順手留招天堂之翼,即名列王者之路中,因此不屑中原劍客的實力。
後為了調查舒海一脈及其國寶斷離刃之下落,二度進入中原,在帝王坪的聚會中大方承認自己本非用劍者,並與掠食者聯手一鬥在場劍客,和舞造論接戰,打得旗鼓相當,直到被莫召奴施展心劍逼退。銀座飆手後與邊歲寒、掠食者一同奉赫瑤命令針對王者之路中人進行逼殺,憑藉身上寶甲跟奇異兵刃,使中原劍客大為苦惱,首次攻上洗雲驛即斬殺了渡鶴影,再次殺去卻遇到舞造論沉世老叟聯手反擊,同時也被奪去了趁手兵刃。
期間素還真與赫瑤的談判中,肇於渡鶴影之仇,要求大汗帝國交出銀座飆手的首級,但皆被拒絕。銀座飆手取回兵器後,奉赫沙之命挑戰秋末悲歌,武功不敵落入下風,寶甲也被他持斷離刃刺穿,銀座飆手遂斃命當場。而他的屍體也讓大汗帝國確知斷離刃在秋末悲歌身上的情報。

求心編輯

求心,住在黑暗深淵的劍客,曾憑瀝血肝膽一招留名王者之路,並換得渡鶴影的「無怨無尤」,受沉世老叟邀請參加帝王坪聚會,會中對掠食者]導致舞造論瘋癲一事頗為不滿,面對大汗帝國的來襲,認同留名王者之路的劍客應當同舟共濟。會後,求心在荒野路上遭逢掠食者逼殺,這才驚覺舞造論所言的「自己人」就是秋水宴裡一早投靠大汗帝國的掠食者,儘管求心的「瀝血肝膽」並不遜於掠食者的「搏命」,但掠食者在大汗練成的野性之刀威力超出想像,求心在一輪猛攻後,被掠食者斬下首級身亡。

其他關係人編輯

小還真 編輯

沉世老叟之徒,渡鶴影落煙霞之義子,乃一天資聰穎的神童,從瘋癲時的舞造論手裡記下王者之路的全部內容,從中練成王者之路十一招劍法,並且憑自身才智將十一招串連發揮出前所未有的威力,但也因為懷璧其罪而遭到意圖奪取王者之路劍法的四飛天迫害,不但連累師傅沉世老叟被殺,聖慧亦附身小無慾偷得劍法,同時一劍刺傷小還真,直到遇上劍魔傲神州,才又改變其命運。

素還真 編輯

練有跟沉世老叟一樣的日月同天,但原因不明,並與帥輕皇化身的無相多有衝突,由於和舞造論、莫召奴結拜,也涉入王者之路劍客及大汗帝國的衝突,出現和赫瑤交涉且希望交出兇手銀座飆手的首級,但不果。後來制服無相、掠食者,以及協助雲廬劍僧對抗斬海等也都有出一份力。

大汗帝國 編輯

主要對付王者之路的敵方組織,承襲於四飛天的野性之刀刀法,共分成四派。銀座飆手乃是大汗中赫沙一派的武將、掠食者亦是在當地學得野性之刀,雙雙成為大汗帝國殺害王者之路中人的殺手。原先劇情鋪陳說是出於刀和劍的對立,後來理由又扭轉成鎖定莫召奴身邊的淚痕為目標,認為莫召奴和舞造論頗有交情而要加以剷除,落煙霞渡鶴影求心都因此身亡,但根據赫丹王所言,這都是赫沙的專斷專決。可是肇因於斷離刃,大汗帝國又將目標鎖定舒海一派的遺孤秋末悲歌,屢次逼殺。
此頁文字引用了維基百科條目 王者之路。作者列表可見它的變更歷史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